http://www.toolmerge.com

奥运之路,随同光彩幻想(70年,独特走过·对话两代体育人)

奥运之路,伴有光荣梦想(70年,共同走过·对话两代体育人)

 

  魏纪中,1936年出生于上海,新中国奥林匹克事业的参预者和见证人之一。曾任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国际排球结合会主席等职。现任亚奥理事会终身声誉副主席。

 

奥运之路,伴有光荣梦想(70年,共同走过·对话两代体育人)

 

  杨扬,短道速滑名将,中国首枚冬奥会金牌得主。2010年至2018年担当国际奥委会委员,深度参预国际奥委会多项工作。现任北京冬奥组委运策动委员会主席。

 

奥运之路,伴有光荣梦想(70年,共同走过·对话两代体育人)

 
 

  核心浏览

  中国始终是奥林匹克事业坚定的撑持者和践行者,并连续为之注入东方智慧与朝气。一代一代体育人作为见证者和参预者,经验了差异时代、赛场表里的难忘时刻。随着2022年冬奥会的临近,北京成为“双奥之城”,中国在奥运之路上迈出新一步,这一步也凝聚着新老体育人独特的光彩与幻想。

  

  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五星红旗初度飘扬在奥运赛场;1971年乒乓外交,留下“小球转动大球”的体坛佳话。从1979年国际奥委会《名古屋决议》鞭策中国重返奥林匹克大家庭,到北京成为奥运史上首座“双奥之城”,无论风雨彩虹,中国始终是奥林匹克事业坚定的撑持者和践行者,为奥林匹克事业注入了来自东方的智慧与朝气。

  “国运兴,体育兴”,作为体育外交领域的见证者和参预者,魏纪中和杨扬经验了差异时代、赛场表里的难忘时刻,对体育事业开展与国家实力加强、国际形象提升有着深深感悟。

  走向世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记者:新中国创立70年来,体育事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体育外交领域也获得了累累硕果,两位有哪些深化印象?

  魏纪中:新中国创立时,还不是结合国会员国,也不为世界所熟知。我们在体育外交方面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通过奥运会向全世界展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是中国的惟一合法政府,因而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我们去了,五星红旗第一次飘扬在奥运赛场。

  后来中国重返国际奥委会大家庭的整个过程,离不开邓小平同志的领导。1974年2月,邓小平向其时的国家体委主任王猛提出,中国要恢复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我们当年就有两个冲破,第一个是插手1974年德黑兰亚运会,第二个是参与国际排球结合会。我1974年第一次接触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他跟我们讲,国际奥委会没有中国,不成能成为世界性的体育组织。因而,在坚持“一个中国”准则的前提下,1979年国际奥委会名古屋会议恢复了中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

  杨扬:魏老那一代酬报国家的体育外交事业打下了根底。那个年代中国各方面还有不少艰难,外界不相熟,办事情的资源也很有限,体育外交的难度可想而知,如今我们更要理解、珍惜那些来之不易的成就。

  我们这一代十分侥幸,国家强大了,办事情容易得多,但是挑战同样很大。如何用国际化的视野、国际化的方式去讲好中国故事,是我们这一代人成长体育外交的一个新使命。

  加深理解,北京成为“双奥之城”

  记者:对北京两次申办奥运会以及申办冬奥会有哪些感受?

  魏纪中:1993年,我们第一次提出申办奥运会。我们的宗旨是不只使世界理解中国,也要让中国理解世界,最终仅差了两票。到了2001年,我们第二次申办奥运会可以说很顺利,因为不只是我们要办,国际上很多人也希望中国办。两者契合,说明中国的实力增长了,国际上就会对你另眼对待。这可以说是70年来体育外交总结出来的一条经历。

  杨扬:很侥幸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我担当了入场式执旗手,冬奥会又能在这么短的工夫内来到中国。申办冬奥会时我还在国际奥委会工作,亲自参预更能够感遭到这个时机得来不易。过去我们要在体育外交中宣示主权,此刻我们更要树立大国形象、展现大国情怀,我们要为世界体育运动以及奥林匹克运动开展做更多事情。

  记者:2022年冬奥会成绩了北京这座“双奥之城”,两位对冬奥会有哪些等待?

  魏纪中:准备冬奥会也是中国和奥林匹克运动互相进修、互相借鉴的过程。北京冬奥会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把奥林匹克精力融入人类命运独特体的理念中去。人类命运独特体是全世界人民的希望,这一点年轻的运策动最有领会。在奥运会这个舞台上,在奥运村这个环境里,大家都是平等的。我们通过举办冬奥会来表现这样一种精力,丰硕奥林匹克精力的内涵,这将是我们对奥林匹克运动做出的新奉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